追蹤
Christabelle的藝想世界
關於部落格
J'ecris donc je suis.
  • 9933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[系列] 陽光廚房:關於紅雅

這是我對紅雅姐的第一與第二印象。要在幾次的接觸中就能瞭解這個人,接著用寥寥數百文字刻畫她,這當然是個很不負責任的作法。但,我仍試著記錄我對紅雅姐的感覺,至少是對我自己生活歷程負責。

初見面的一、兩個小時裡,我多半聽著紅雅姐說著話。也許是因為她從事社區運動太長一段時間,所以說起話來,其實是沒有個系統的,因為故事太多,這裡說一點,那裡提一點。而且紅雅姐給我的感覺是,她非常地主導整個講話的歷程。我心中其實是有我想要問的主題,問題一丟出,紅雅姐講了一些之後,又扯到發生在她與她身邊的小故事。


第二次去陽光廚房時,紅雅姐就開始會聽我們說話了,甚至還跟我們傾吐她心中的苦惱。她一直說我講話很很清楚、很有條理,這也正是我認為她有這個轉變的原因。她長期以來面對的都是社區中的弱勢族群,再加上主導社區運動已經好久好久,也難怪她講話可以如此滔滔不絕了。

這回,我想再為紅雅姐加上另一個個性特質,她是外表看似強勢,但內在卻藏著一顆赤子心的老孩子。

紅雅姐跟我們說了許多她自己的小故事,其中一個我印象特別深刻。她說有一回朋友送給她兒子一些襪子,她不明白為什麼朋友要這麼做,朋友說他有回看到紅雅姐的兒子襪子穿到都破洞了,心裡想這個年紀的孩子都是很在乎外表的,如果因為媽媽忙就忽略兒子的心理需求,實在不太好,所以才挑這項禮物。

說完,紅雅姐為這個故事賦予一個寓意,「送禮的藝術」。

紅雅姐也提到她面對這些弱勢婦女的難處。她說這些弱勢婦女有的受到家暴,時間長達十餘年,所以到陽光廚房來的時候,心裡全都是過去的陰影,完完全全沒有辦法與人溝通、更不用提與社會接軌。紅雅姐不想作心理醫師,所以只大致瞭解每個婦女的大致狀況後,便開始以「高壓」的方式來要求這些婦女在廚房做事,從一個人可以獨力完成的清潔工作,漸漸地可以其他人合作,到最後重回社會(見  陽光廚房系列:關於廚房(上)的「區塊分離法」)。一般人可能會覺得紅雅姐對這些婦女兇巴巴的,實在很殘忍,但紅雅姐認為,這些婦女心裡想的都是自己的痛苦遭遇,如果沒有另一個更大的壓力,壓過她們心裡的陰影,她們就無法從陰霾中走出。因此紅雅姐在訓練這些婦女時,總是對她們很兇。但晚上回去之後,紅雅姐打從心裡地難過,因為她也不願意這樣,但不這樣當壞人,就無法幫助這些婦女。

這些僅僅與是紅雅姐兩次接觸、幾個小時內的印象。有人說她是個社區運動者、甚至說她是個社區革命者。然而,如果要以短短幾句來描述她,我會說,她是個坦率、求完美、懷抱理想、關懷人群,又不失赤子心的老孩子。

▼紅雅姐說著對於社區運動傳承上的看法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